height="a"/>

提起伊朗你会想到什么?

伊朗-它是“另类”,是陌生的。你可能会想到从头到脚覆盖着的女性,暴力革命或宗教逼迫。但这是神对伊朗的看法吗?

在圣经里,我们读到神如何拣选居住在波斯(现代伊朗)的犹太少女以斯帖,成为波斯国的王后,并透过祷告改变了一个国家。

波斯祭司或博士可能远早于犹太同辈到来敬拜耶稣。来自帕提亚、玛代和以拦的伊朗犹太人经历过五旬节第一次全面的大能。

在波斯统治下,来自亚述的传教士将他们的信仰传遍中东、高加索、中亚和印度,他们甚至在中国建造了一座宝塔形的教堂。伊朗教会拥有如此深厚的宣教信仰,对今天它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教会之一,我们是否应该感到惊讶?

确实,伊朗在神的心里占有特殊的地位。

十字军东征和大屠杀:14 至 18 世纪

神的国度从来就不是要透过暴力来扩展。可惜十字军东征使穆斯林的心变得刚硬,并置伊朗的基督徒于危险中。好像犹太人一样,信徒寄望于少数民族聚居区,在那里可以安全地生活并避开针对他们的暴力。

然而,当蒙古统治者帖木儿在 14 世纪出现时,他下令在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和土耳其,对基督徒进行大规模屠杀,以致他们的社区被摧毁。

直到 18 世纪,基督教传教士才到来支援传统教会。 他们透过教育和医疗服务来打开大门,不久他们就接触到讲波斯语的穆斯林社群。

革命和种族灭绝:20 世纪

大约从 1914 年到 1923 年,鄂图曼帝国对伊拉克和土耳其的亚述基督徒,以及土耳其的亚美尼亚人进行了恐怖的种族灭绝。

数以万计的亚述和亚美尼亚基督徒被鄂图曼人屠杀。据说,在阿塞拜疆西部最大的城市乌尔米耶,基督徒人口从 40% 或 50% 下降至大约 1-2%。估计有 80% 的亚述神职人员和属灵领袖也被杀害。

到 1970 年代,霍梅尼革命(也称为伊斯兰革命)结束了波斯君主制,并导致大量伊朗穆斯林离开国家和伊斯兰信仰。那些留在伊朗的人,被基督教教会领袖开办的波斯家庭群组所吸引。

对于伊朗的宗教领袖来说,家庭教会被视为对国家安全的一种威胁-这观念今天仍然存在,对归信基督教的惩罚反映出这点。初信的基督徒可能会受到罚款、鞭打、监禁、酷刑甚至死刑。然而,正如前囚犯玛丽亚姆和玛兹耶* 所发现,即使声名狼藉的监狱好像德黑兰的埃文监狱,也可以成为一个肥沃的宣教工场。

不可阻挡的教会

虽然 90 年代伊朗境内的主要基督教领袖被处决或谋杀,被监禁的信徒人数不断增加,但伊朗境内的教会似乎势不可挡。

敞开的门估计现在 8300 万居民中约有 80万人是基督徒。当信徒问:“谁想认识耶稣?”时,这个问题引发起持续 2 或 3 个小时关于福音的对话,而德黑兰的政党人士经常被改变。

几个世纪以来,神一直在伊朗保存祂的见证。近年来,伊朗为防止更多人归信基督教,讲波斯语的教会聚会被禁止,以致宣扬基督受到限制。当信徒面对障碍,为信仰付出代价时,神继续坚固和拓展祂在伊朗的教会。

伊朗《全球守望名单》排列第8位。

*“Captive in Iran: A Remarkable True Story of Hope and Triumph Amid the Horror of Tehran’s Brutal Evin Prison”一书的作者。

请祷告

  • 祈求在伊朗的穆斯林社群中爆发复兴,许多人被吸引归向基督
  • 为基督徒游牧民族和吉普赛人到达最边远的居民点和村庄,让伊朗每个角落都听到神的好消息
  • 信徒和教会领袖不惜任何代价跟随耶稣,为他们祈求力量,在伊朗全国分享福音

不应让信徒独自面对逼迫——坚固中东的秘密信徒

  • 390港元 可以为一名秘密信徒提供辅导训练,以支持其他面对逼迫的基督徒伙伴。
  • 700港元 可以为两名逃往邻国的秘密信徒,提供基督教社区中心的实际和属灵支援。
  • 每775港元 可以为10名秘密教会领袖提供领导力线上培训,使他们能為教会做更好的门训。